当前位置:首页 > 超级兵王 > 第2689章 绝的态度

第2689章 绝的态度

亲爱的兵王读者,我们的网址 www.chaojibingwang.org 超级兵王的拼音+org 天才一秒记住,大家记住了吗?

    虽然秦日朝一直想把龙杀据为己有,但是,在一个外人的面前,秦日朝也不能轻易的就将自己心里的想法表现出來,不过,纵然是他这般隐藏,洪天机却还是听出了秦日朝话语里对帝皇的不满。

    龙杀是秦正和帝皇二人所创,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而且,帝皇的名声要远远超过秦正,而如今秦日朝却说龙杀是他的父亲秦正所创,这无疑是等于在否认帝皇的功绩,那就说明他心里对帝皇是充斥着不满的。

    而且,以秦正和帝皇的关系,秦日朝称呼帝皇一声叔叔那也是应该的,可是,秦日朝却是称呼帝皇为前辈,这就足以说明秦日朝的心思了。

    洪天机淡淡的笑了笑,说道:“以帝皇的能力,由他掌管龙杀本也无可厚非,不过,可惜帝皇如今瘫痪,根本就无法领到龙杀,所谓,蛇无头无行,龙杀肩负着守护华夏的重大担子,怎么能让一个瘫痪的人负责呢,而且……而且……”话说到一半,洪天机支支吾吾的不再说话。

    秦日朝的眉头微微的蹙了蹙,冷声的说道:“而且什么,洪教主,你有什么话就直说,不要藏着掖着,我最讨厌别人拐弯抹角。”

    微微的笑了笑,洪天机说道:“而且,江湖传闻令尊是帝皇所害,当然,这只是谣言,也未必就是真的,不过,就算令尊不是帝皇所害,但是,当年他们一起出去执行任务,可是为什么只有帝皇回來了呢,这就说明就算令尊不是帝皇所害,那也说明帝皇当时只顾自己的安危,而置令尊的生死于不顾,我知道我这么说你可能会认为我是故意调拨离间煽风点火,但是,我和令尊曾经有过一面之缘,而且,我对令尊一直十分的敬佩,他落得这样的下场,我很替他不值,而你作为他唯一的儿子,不但不替自己的父亲报仇,竟然还要维护着仇人,如果令尊泉下有知,知道这些的话,一定非常的难过。”

    秦日朝的眉头紧紧的蹙在了一起,眼神里的寒意越來越浓,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洪教主,你到底想说什么,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不必拐弯抹角。”

    “我是想说,秦先生是令尊唯一的儿子,应该站出來替令尊做些事情,龙杀是令尊的心血,秦先生怎么能让他落入别人的手里呢。”洪天机说道。

    “这是我的事情,好像不需要洪教主操心吧。”秦日朝说道,“如果洪教主今天來只是为了跟我说这些事情的话,那我看大可不必了,我还有事,就不招待洪教主了,洪教主,请吧。”

    显然,秦日朝是下达了逐客令了,不过,洪天机倒是并沒有任何紧张之色,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因为他十分的清楚,跟秦日朝这样的人打交道,想要在第一次见面就说服秦日朝跟自己合作的话,那是不可能的,这次只要能够让秦日朝从心底开始接受自己所说的,就已经足够了,接下來只要慢慢的配合,一定可以说服秦日朝的。

    微微的笑了笑,洪天机说道:“好吧,既然这样那我就先告辞了,不过,如果秦先生有什么需要的话就给我打个电话,或者派人告诉我一声,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一定尽力。”洪天机一边说一边从怀里掏出一张名片递了过去。

    秦日朝淡淡的结果,“嗯”了一声,并沒有给予太多的答案。

    就在这时,洪天机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刚才领着洪天机进來的那名守卫再次的走了进來,说道:“少爷,龙杀的绝过來了,她说要见你。”

    “绝。”秦日朝的眉头微微的蹙了蹙,诧异的说道,接着转头看了洪天机一眼,说道:“洪教主,麻烦你先回避一下。”

    洪天机应了一声,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间门口传來一阵哀嚎声,紧接着绝就从门口走了进來,而秦日朝家中的守卫一个个从地上爬了起來,紧张的看着绝,虽然知道自己不是绝的对手,但是,却也害怕绝会伤害到秦日朝。

    秦日朝的眉头微微的蹙了蹙,挥了挥手,示意自己的手下出去,接着脸色有些阴冷的瞪了绝一眼,说道:“绝,你也太放肆了吧,这里是我家,可不是龙杀,可由不得你胡來。”

    绝显然很看不惯秦日朝,目光都懒得往秦日朝的身上看,目光往洪天机的身上扫了一眼,表情不由的愣了一下,接着转头看向秦日朝,不屑的说道:“对我來说,哪里都是一样,我绝想要去什么地方沒有人可以拦住,秦日朝,我看你的这些手下不咋滴啊,你训练的可不够哦,如果有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训练训练,保证给你培养出一批合格的手下,怎么样。”

    秦日朝的眉头微微的蹙了蹙,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他还是很清楚绝的脾气的,碍于帝皇的关系,秦日朝拿这个丫头也很无奈,“你來找我有什么事,说吧。”秦日朝说道,对龙杀的人,秦日朝沒有什么好感,可是,碍于帝皇的关系有时候又不好跟他们直接翻脸,不过,秦日朝将这一切都记在心里,想着等有一天自己掌握了龙杀,一定将这一切都全部的还回去。

    “我來是想告诉你一句话,这也是义父的意思。”绝说道,“义父知道你前些日子在棒子国跟叶谦发生了一些冲突,所以,他让我过來告诉你,最好不要跟叶谦发生冲突。”

    微微的愣了愣,秦日朝冷哼一声,说道:“怎么,我的事情他也要管,叶谦跟他是什么关系,他要护着叶谦。”

    “义父是替你着想。”绝说道,“根据我们龙杀所收集的情报,狼牙的势力非常的强大,就算是华夏高层对叶谦那也是敬让三分,如果你无端的去招惹他的话,只会给你自己招來不必要的麻烦,义父念在和你父亲一场战友的份上,所以,不希望你做错事。”

    “哼。”冷哼一声,秦日朝说道:“那你回去替我转告帝皇,就说我谢谢他的好意了,这是我的私事,我知道该如何的处理,也用不着他來关心。”顿了顿,秦日朝又接着说道:“还有,你帮我转告帝皇一声,我的东西我会亲手拿回來的,他欠我的迟早有一天也要还给我的。”

    “放心,我会转达的。”绝淡淡的说道,对秦日朝的话并沒有太放在心上,显然是并不把秦日朝太当回事,顿了顿,绝转头看向洪天机,冷声的说道:“你就是洪天机,拜月教的教主。”

    “正是,在下洪天机。”洪天机微微的笑了笑,说道。

    微微的点了点头,绝说道:“这里是华夏,你最好是安分守己一点,宣传自己的教义是可以,但是,如果证明拜月教是邪教,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的话,我们龙杀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明白吗。”

    呵呵的笑了笑,洪天机说道:“姑娘说笑了,拜月教创立以來一直都是奉公守法的,我这次來华夏宣传教义,那也是为了给华夏的百姓有更多的精神依靠,让他们做一个守法的好公民。”

    “这样就最好了。”绝说道,“还有,有句话我得警告你,不要跟有些人走的太近了,这对你沒有好处,知道吗。”一边说,绝的目光一边扫了旁边的秦日朝一眼,言下之意,不言而喻。

    说完,绝也不理会秦日朝杀人的目光,转身离去,大模大样,根本就沒有把秦日朝放在眼里,就如同秦日朝不喜欢龙杀的人一样,她也同样不喜欢秦日朝,在绝的心里,她的义父是她最在乎也是最敬佩的人,任何想要伤害她义父的人,那都是她的敌人,秦日朝自然就是其中的一个,以她的脾气恨不得上去狠狠的揍秦日朝一顿,如今做到这样,那已经是很不错的了,如果让她和颜悦色的跟秦日朝说话,那简直是比登天还难。

    看到绝离开以后,秦日朝愤愤的哼了一声,说道:“简直是欺人太甚,还真的当你龙杀是无所不能的吗。”

    洪天机微微的笑了笑,说道:“秦先生不去找龙杀的麻烦,可是,似乎龙杀却不想放过你啊,如今龙杀的人大模大样的闯进你家里耀武扬威,这以后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转头看了洪天机一眼,秦日朝笑了一声,说道:“这都是下面的人仗势欺人,等有机会我去跟帝皇前辈说一声,相信他会约束好自己的手下的,洪教主,我就不远送了,请吧。”

    从刚才绝和秦日朝的对话來看,洪天机更加可以确定秦日朝对龙杀是肯定有着企图的,那么,自己要借助秦日朝帮自己整垮龙杀,那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了,龙杀可以说是华夏的守护神,洪天机要完成自己的大业,自然是不能放过龙杀,除掉了龙杀,这对他下一步的计划将会有很大的帮助。

看网友对 第2689章 绝的态度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