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超级兵王 > 第2840章 秦正

第2840章 秦正

亲爱的兵王读者,我们的网址 www.chaojibingwang.org 超级兵王的拼音+org 天才一秒记住,大家记住了吗?

    听完叶正然的话,叶谦不由的倒吸一口冷气,到底应该是怎样的一种修为,连叶正然面对他的时候都无法看清楚他真正的容貌呢,这样的对手,自己真的能够应付吗,虽然说无论面对什么样的对手,叶谦都从來不会畏惧,可是,如今面对如此强大的对手,叶谦的心里还是有些忍不住的发虚的。

    实力,是证明一切最好的证据,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所有的一切yin谋诡计那都只是泡影,叶谦很难不担心,叶谦不是神,也只是一个普通的人,有七情六yu,有五味杂存,有开心喜悦恐惧惊慌,只是,很多时候叶谦很懂得去如何的控制自己的情绪,而不是被自己的情绪所左右。

    “他是谁。”叶谦问道。

    “如果我猜测的沒错的话,他应该就是当年龙杀的创始人之一,和帝皇合称‘秦皇’的秦正。”叶正然说道。

    “秦正。”叶谦不由的愣了一下,愕然的说道,“不可能,帝皇前辈跟我说过,秦正已经死了,是他当年亲眼所见,是死在他的手里的,而他的伤也是洪天机造成的,秦正怎么可能还活着呢,爸,你是不是猜错了啊。”

    微微的摇了摇头,叶正然说道:“我的推测绝对不会错的,当年发生在hn省的事情真实的情况究竟如何,谁也不知道,还不是任由帝皇怎么说,谦儿,我知道你已经拜了帝皇为师,可是,以后面对他的时候你最好还是有所保留,如果我的推测沒有错,那么,很有可能当年的事情根本就是他们两人合演的一出戏。”

    “不可能。”叶谦微微的摇了摇头,说道,“我跟师父相处过一段时间,我看的出來他绝对不是那种人,而且,师父对华夏一直都是尽心尽力,怎么可能会和秦正勾结演那样的一出戏呢,再说,就算他们是真的演戏,那师父也沒有必要被重创,瘫痪那么多年吧,我不相信师父会是那样的人。”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可能他们之间有着什么yin谋呢,可能他们这么做是有着他们的目的呢。”叶正然说道,“我也愿意相信这个世界是善良的,人与人之间也是真诚的,但是,在经历过这么多的事情之后,我们不得不成熟起來,有时候,事情并不像我们所看到的那么简单,多留一个心眼,总归不会是什么坏事。”

    “不管怎么样,我绝对不相信师父会是那样的人。”叶谦说道,“我回去后,我会亲口问他。”

    叶正然微微的愣了愣,无奈的摇了摇头,沒有说什么。

    “你不能这么做。”叶彤说道,“如果义父的猜测是正确的,那么,你这么冒冒失失的过去,岂不是等于暴露了义父,你又不是小孩子了,做事怎么能这么冲动,我绝对不同意。”

    “我有办法,不会暴露父亲的。”叶谦说道。

    “何必那么麻烦呢,干脆直接來问我不就行了。”一阵声音忽然传了进來,让众人不由的一愣,叶正然浑身一阵激灵,一下子从床上站了起來,他的伤势虽然沒有完全的复原,但是,却也不再像以前那般动也不能动了,躺在床上不动,那是他调息的一种方式。

    “秦正。”叶正然眉头微微的蹙了蹙,说道。

    叶谦和叶彤都不由的愣了一下,紧跟着叶正然走了出去,说曹cāo,曹cāo就到,这还真的是有些出乎他们的意料了,这也不禁让他们有些紧张,刚才叶正然将对方说的那么厉害,叶谦的心里自然是有些担忧,第一时间里想到的就是如何才能够带着叶正然和叶彤安全的离开这里。

    逃跑,并不是一件可耻的事情,如果明知道不敌,却还盲目的去送死,那不是伟大,那是傻瓜。

    面前站立着一个中年男子,明明是面对着他,可是,却看不清他的模样,仿佛他笼罩在一层雾霾之中,模模糊糊,身上那股强大的气势汹涌而來,让人有些禁不住的想要后退,叶彤就是很不自觉的退了一步,而叶谦虽然努力的抵抗着他的气势,可是,却也觉得十分的辛苦,身上不消片刻,已经是大汗淋漓,叶谦忍不住暗暗的感叹,高手,果然是高手。

    “想不到被称之为华夏古武第一人的叶正然,竟然也会做起了缩头乌龟,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啊。”中年男子冷冷的笑了一声,说道,“你苦心经营了那么久,结果还是功亏一篑,而且还害死了那么多人,难道你到现在还不知道醒悟吗,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你也根本就无法阻止遮天的行动。”

    微微的笑了笑,叶正然说道:“男儿立世,有所为有所不为,为了阻止你的yin谋,纵然是粉身碎骨,我也毫无怨言,我是缩头乌龟,你又何尝不是呢,你不也是龟缩在龟壳里,不敢露头吗。”

    眉头微微的蹙了蹙,中年男子说道:“不要把自己说的那么伟大,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去评判我,你知道多少,很多事情你根本就不清楚,我所做的事情对得起天地良心,我问心无愧。”

    “好一个问心无愧。”叶正然说道,“你知不知道你那么做,会牺牲多少的人,这样,你还问心无愧吗。”

    “做大事者不拘小节,自古以來,沒有成大事而不有所牺牲的。”中年男子说道,“一将功成万骨枯,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更何况,我所做的一切并不是为了我自己,我也是为了华夏民族的崛起,为了让华夏民族立于世界之巅,这些,你又岂能明白,用一句古话來说,那就是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说的冠冕堂皇,你扪心自问,你这么做真的只是因为这个吗,我想,你更大的目的还是想满足自己强大的权利yu吧。”叶正然说道,“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之间根本就沒有什么可说的,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秦正。”

    最后两个字,叶正然刻意的加强了语气。

    “你是我的手下败将,论计谋论身手,你都败在了我的手里,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较量。”中年男子说道。

    “还有我。”叶谦上前一步,说道。

    “还有我。”叶彤也上前一步,说道。

    “哈哈……”中年男子放肆的大笑起來,说道:“就凭你们两个,叶谦,我知道你这些年修为进步的很神速,可是,在我的面前你不过只是蝼蚁而已,我根本就从來沒有放在眼里,要杀你,那不过只是举手投足之间的事情罢了。”

    “是吗。”叶谦不屑的笑了一声,说道,“可是,就是我这个蝼蚁却可以让你的儿子给我下跪磕头,你应该听过一句话,千里之提,毁于蚁穴,所以,蝼蚁的力量有时候也是非常强大的。”

    秦正的眉头微微的蹙了蹙,眼神里迸shè出阵阵的杀意,显然,他是已经真的动了杀心,今天是不准备放过他们了,深深的吸了口气,秦正抑制住自己心头的怒火,说道:“我jing心策划了这么多年,我是绝对不允许任何人破坏我的计划的,所以,你们今天必须死,不过,却也不用急在一时,你们不是想知道当年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吗,行,那我就告诉你们,也好让你们死后做一个明白鬼。”

    顿了顿,秦正说道:“当年,我和帝皇一同创立龙杀,目的在于维护华夏的安危,做华夏最锋利的一把利剑,也做华夏最后的一道防线,可是,理想往往是丰满的,可是,现实却又往往是残酷的,无论我和帝皇如何的努力,如何的拼命,可是,却始终无法到达一种预期的效果,华夏在国际的地位还是不断的受到质疑,还是不断的受到西方国家的歧视和打击,而华夏高层更多的是在乎经济建设,一个国家想要真正获得在国际上的地位,那么,就必须要在军事上给予其他国家强大的威慑力,要改变这种状况,首先要改变的就是领导者的态度,所谓攘外必先安内。”

    深深的吸了口气,秦正的脸上浮现出一股难以言喻的痛苦之sè,接着说道:“我也曾经跟帝皇说过我的想法,可是,帝皇却太过的优柔寡断,那么,只好由我自己去做这件事情了,但是,为了不让华夏的高层怀疑到我,注意到我的身上,所以,我必须要安排一场假死去迷惑别人的注意力,凭帝皇当时的修为,怎么可能会杀到了我呢,当时我不过只是假死而已,不过,我倒是沒有想到帝皇竟然隐瞒了事实,这有些出乎我的预料。”

    “那是因为帝皇不想你辛苦建立起來的名誉毁于一旦,不想你的儿子背负着一个不好的名声生活下去,他对你可谓是仁至义尽,做到了一个做兄弟应该做的事情,而你,却是利用了他对你的信任,你根本就不配做他的兄弟,你就是一个懦夫,一个自私自利的小人。”叶谦愤愤的说道,有些替帝皇抱不平。

看网友对 第2840章 秦正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