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超级兵王 > 第3264章 七羽侯

第3264章 七羽侯

亲爱的兵王读者,我们的网址 www.chaojibingwang.org 超级兵王的拼音+org 天才一秒记住,大家记住了吗?

    叶谦虽然不知道狼牙其他人是怎么想的,但却明白,至少李伟、刘天尘、林枫,他们都是和自己一条心,叶谦的抉择,就是他们的抉择。

    至于燕舞和廖和东,因为他们背后一个有自己的师傅,一个有自己的父亲和宗门,他们的立场,其实早已经确定,只不过暂时加入狼牙,参加这佣兵小队的比赛。

    至于小小,因为秦王和迦楼罗王,还有七羽侯的出身不同,秦王一直都是中立,不搀和任何的宗门势力的纠葛之中,所以,小小的态度也比较敏感,叶谦不能够让小小陷入是非之中,更不能够让秦王麻烦。

    一时间,叶谦也理不出头绪,也不知道该何去何从,最后只跟穆兰法老说他回去好好想想,答应穆兰法老,在这之前会继续以古蔺法老使者的身份,还有召唤师一脉代表参赛佣兵小队的身份处理任何的事情。

    叶谦这个回答,虽然沒有明确的回复穆兰法老,是不是彻底归属召唤师一脉,但至少表明,在顶级佣兵大赛的时间里,他是以召唤师一脉的身份出现的。

    有了这个回答,穆兰法老已经颇为满意了,这至少说明了叶谦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至于最后叶谦的抉择,谁也不能够左右。

    叶谦告别了穆兰法老,回到了自己居住的房间,果然,断断续续就不断有人敲门进來,有教廷一脉的人,有恶狼谷一脉的人,也有吸血鬼一族的人,几乎六大势力,都來人找了叶谦,目的都是要拉拢叶谦和狼牙佣兵小队。

    不过,叶谦都用相同的理由拒绝了,他说自己沒有想好这个问題,现在只是一心要准备比赛,归属的问題一切等他结束后再说。

    “咚咚。”

    突然,叶谦的房门又再次响起,叶谦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有人敲门了,人怕出名猪怕壮,或许就是这么一个道理,今天他的房门接见的人最弱都是准候级的强者,甚至还有一位将候级的强者亲自过來表达他们的诚意。

    “燕舞,怎么会是你。”叶谦打开房门,见到來人居然是燕舞,多少有些意外。

    燕舞含笑道:“嘻嘻,可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还有鬼狼。”

    果然,只见廖和东也走了过來,出现在叶谦的眼前,看着两人的到來,叶谦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说道:“你们不会是代表了猎魔者公会过來的吧。”

    燕舞无奈的耸耸肩,廖和东苦笑了一句,说道:“沒办法,谁让你现在是个人积分榜的冠军呢。”

    “饶了我吧。”叶谦苦恼不已,今天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波來拉拢自己的人了,现在,自己狼牙的队员,居然都來拉拢自己了。

    “狼王,对不起,我们也是身不由己,师傅他老人家都开口了,我这个做弟子的沒有理由拒绝。”燕舞无奈的看着叶谦,一脸为难道。

    “好好好。”叶谦知道躲不过去,说道:“说吧。”

    “我师傅要见你。”

    “我父亲说要见你。”

    燕舞和廖和东几乎同时说道。

    叶谦心中莫名一颤,沒想到伽罗王和七羽侯都要见自己,伽罗王的地位和穆兰法老差不多,七羽侯的地位也比较特殊,那可是上品宗门粽羽门的掌门。

    “我是先去见你师傅呢,还是先去见你父亲。”叶谦白了一眼两人。

    “这件事不用分先后,因为我师傅和七羽侯是老朋友,他们两现在在一起。”燕舞呵呵笑道。

    伽罗王和七羽侯都是猎魔者公会的巅峰强者,他们的立场倒是沒有多大的冲突,加上两人是多年的老友,在整个异能者世界也不是什么多大的秘密。

    叶谦跟着燕舞和廖和东,见到了伽罗王和七羽侯,伽罗王留着鲜亮的光头,看上去有几分电视里常见的苦行僧的气质,而七羽侯则是看上去多了几份儒雅的气质,有种武学宗师的风范。

    “叶谦见过伽罗王、七羽侯。”叶谦连忙行礼,燕舞和廖和东送叶谦來了之后,也坐在了一旁,显然他们是要打亲情牌。

    “果然是后生可畏,早就听燕舞提过你,今日一见,还真有些七羽侯你当年的风采呢。”伽罗王含笑说道。

    七羽侯微微点头,笑道:“叶谦,不用拘礼,坐下说话吧,燕舞和犬子都是你狼牙的队员,说起來,咱们都是一家人。”

    果然,七羽侯这话一出,叶谦也不由的松了一口气,同时燕舞和廖和东都朝着叶谦使眼色。

    “是。”叶谦点头,这才靠着廖和东和燕舞坐下。

    “來人,上茶。”伽罗王随即让人给叶谦送上來刚刚泡好的茶水。

    “多谢伽罗王。”叶谦起身,面对这些个异能者世界的大能,叶谦总是觉得不自在。

    “狼王,不用多礼了,以你和我徒儿的情义,我可是沒把你当外人,所以啊,我也就不绕弯子了,这次找你过來,就是想要问问你今后的归属问題。”伽罗王也不绕弯子,开门见山的说出了自己叫叶谦过來的目的。

    “是啊。”不等叶谦说话,七羽侯就说道:“这个归属问題可是关系了你今后的命运,也关系了你狼牙佣兵小队的前途,这可是件值得深思的问題。”

    叶谦点点头,说道:“两位前辈说的沒错,不瞒两位,今天问我这个问題的人很多,其中就有穆兰法老前辈。”

    “穆兰这老家伙,肯定不会放过贤侄你这样的人才,只是,他们巫术师最擅长的是巫术,而贤侄你是古武者,倒是和我们猎魔者比较接近。”七羽侯半开玩笑的说道。

    “七羽侯,别让小辈笑话你沒风度,在背后说人闲话可不好。”伽罗王故作生气的说道。

    七羽侯不以为然道:“伽罗王,我可沒说错,就算他穆兰在这里我也这么说。”

    叶谦多少有些意外,毕竟七羽侯只是八阶异能者的将候,而穆兰法老可是九阶异能者的王侯,七羽侯敢这么说穆兰法老,多少让人有些意外,要知道,王级强者和将候级强者的实力差距,叶谦也算是亲眼见过,秦王对上撒曼尔,秦王甚至都沒有出手,就逼得那撒曼尔自杀,这需要多大的实力差距才能够做到。

    叶谦略微有些尴尬,说到底,他现在可是代表的穆兰法老的召唤师一脉在参加比赛,而七羽侯一点也不顾及的当着叶谦的面就说穆兰法老,看來这七羽侯的性子和廖和东恰好相反,直爽的有点过头了。

    “父亲。”廖和东发现了叶谦的尴尬,有些看不过去,当即提醒了一下自己的父亲。

    闻言,七羽侯当即就不乐意,居然从椅子上跳将起來,指着廖和东骂道:“好你个臭小子,有你这么和父亲说话的吗,你入狼牙才几天,这么快就向着别人,指责其你父亲來了。”

    廖和东脸一沉,看了看叶谦,又看了看上面坐着的伽罗王,哼了一声,转过头,不再说话。

    燕舞这个时候,嘴巴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可又顾忌伽罗王,最后什么也沒有说,只是给叶谦投去了一个歉意的眼神。

    叶谦苦笑不已,沒想到七羽侯的性子居然这么张扬,当着自己的面,就这么不给廖和东的面子,指着廖和东的鼻子就骂。

    “七羽侯,这倒不是廖兄向着别人,在背后说人是非,的确有失强者风范,廖兄这是向着你呢。”叶谦含笑说道。

    叶谦这话一出,顿时让伽罗王和七羽侯脸色微微一变,要知道叶谦不过就是六阶古武者,而他们两人,一个是将候级强者,一个是王级强者,他们才是异能者世界的真正巅峰强者。

    叶谦敢在七羽侯面前说七羽侯的不是,光是这份勇气,就不是常人能够拥有的,而且,叶谦所说,又是在为穆兰法老找面子,也是在给廖和东台阶下,忠义并存。

    七羽侯短暂的失神之后,随即冷笑道:“好啊,叶谦,你以为你拿了个比赛的个人积分冠军,就能够挑战一个将候的尊严了吗,你可知道,就凭你刚才的话,我就算是杀了你,也沒有会为你出头。”

    面对七羽侯凌厉的眼神,叶谦不偏不倚的对了上去,说道:“个人积分冠军,对我來说只不过是运气,但一个有恩于我狼牙的人,一个我叶谦的兄弟,足够让我用性命來维护他们。”

    “好小子,你不怕死。”

    “你以为我真不敢杀你。”七羽侯强大的领域力量,瞬间将叶谦笼罩,杀气腾腾。

    “我们华夏有句古话:人固有一死,有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如果因为这件事我死在七羽侯您手里,那我勉强也该算是死的重于泰山,倒是七羽侯你,或许会因为这件事,而被天下人嘲笑,说你听不得真话。”叶谦感受着体内的血液都被压制的沸腾了,面红耳赤,看得出來,只要七羽侯一个念头之间,叶谦的性命恐怕就真的要报销在七羽侯的手中了。

    将候级强者和六阶异能者的差距,犹如天地之别,叶谦根本无从反抗,倒是廖和东和燕舞脸色大变,本以为七羽侯就是吓吓叶谦,却万万沒有想到,七羽侯居然连领域都释放了出來,尤其是此刻七羽侯脸上表现出來的杀机,那可是一点不假,似乎他真有杀死叶谦的心思。

看网友对 第3264章 七羽侯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