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超级兵王 > 第6254章 你新来的吧

第6254章 你新来的吧


  “她家有颗次九品疗伤圣药被大王看中,但我那岳父太过古板,居然敢拒绝大王,自然就遭了劫难!”
  
  许文才暗自松了口气,毫不犹豫地回答,这事举国皆知,估计也就这种外人不知道。
  
  “什么时候的事?她家死了多少人?”
  
  王权富贵为之一默,而后接着问道。
  
  “一个月多点,除了小圆,我那便宜岳父岳母,和家里其他人都死了,一百三十余人吧!”
  
  许文才回得颇为郁闷,自家联姻的家族被灭了门,他多少也有些不爽。
  
  “小圆不是与你有婚约么,你父贵为雪国丞相,怎么会眼看亲家遭受如此大难而无半点援手?”
  
  王权富贵其实明白,夫妻都能大难临头各自飞,这种联姻的家族未必多么可靠,但仍然想问上一问。
  
  “大人的事情,哪里是我等小辈能插手的!”
  
  许文才讪讪地回答,脸上有种不自觉的尴尬,心里却诽谤起来,神经病啊,大王动手那么突然,谁有反应时间,等他家知道了,基本亲家的男丁死得也差不多了,还援手个毛线。
  
  当然,话要是真这么说,指不定这位会发什么疯,他许文才有点不傻,家传推脱什么的玩得不算差。
  
  “那来落井下石追杀小圆这个未婚妻,你不是做得相当好?”
  
  王权富贵冷笑,根本没被许文才装的假象迷惑。
  
  “哪里来的追杀一说!”许文才矫揉造作地带着怒气,正义凛然道,“小圆是我未婚妻,岳丈家遭逢如此大难,我当然要照顾好小圆,以告慰岳父在天之灵!”
  
  “哦,到没看出来你还是个痴情人,小圆如今是血奴之身,你这丞相之子真愿意明媒正娶?”
  
  王权富贵露出一副似笑非笑的神色,很感兴趣地问。
  
  “婚姻之事,当然要家中大人做主……”
  
  许文才一脸的不自在,你特么是有病吧,这么蠢得问题都能问出口,不是很有可能打不过你,老子拔了你这剧毒的舌头,剜了你那双讨厌的眼睛。
  
  “你从血奴苑把小圆救出来,是买了小圆的血奴契约么?”
  
  王权富贵一脸的果然如此,并没有继续纠缠,换了问题继续问道。
  
  “不错,血奴苑是大王的产业,血色大阵之下,能买走谁傻了才去抢啊。
  
  但血奴契约在我父亲那里,根本不在我身上,你是小圆家里人么,若真想谈什么,去和我爹谈。
  
  我就一混吃等死的纨绔,了解的不多!说难听点,我爹不差我这个儿子,你就算拿我要挟他也没什么大作用,那老不死的修为比我高,我死了他说不定还能继续生!”
  
  许文才慢慢的不耐烦,直接掀桌子,自暴自弃地发泄道,实在是被王权富贵搞烦了,他许大公子平时在雪国作威作福惯了,除了徐达徐盛和他家老爷子,何时看过别人脸色!
  
  就算是真打不过,许大公子也不想憋屈下去了,太难受了,最差不过被一剑杀了而已,反正他该玩的玩过,该享受的也享受过,真死了也不亏这一世。
  
  “哦,最后一个问题,徐盛和大王徐达现在何处?”
  
  王权富贵有些惊讶地大量的一眼许文才,没想到这个纨绔这么光棍,也不再跟他兜圈子,问了最后一个问题。
  
  “大王听说闭关了,徐盛那厮将国务全部交给我爹,失踪十余天了,估么着不是在闭关就是跑谁家小姐那里厮混去了吧!”
  
  许文才惊讶地看了眼王权富贵,搞不懂问这个干嘛。
  
  失踪了?这就麻烦了!王权富贵皱了皱眉头,他知道叶谦的时间不多,这回来本想着直接找到徐盛,以权雨生人头将叶谦带到徐盛面前,但若是徐盛消失,他就要抓瞎了。
  
  找不到人,说什么都没用,王权富贵瞅了一眼许文才,算你命大,本来还想一剑了结你,少些麻烦,但现在看来,这人还有些用处。
  
  “回去和你爹说,准备好小圆的血奴契约和婚书,改天我们上门去取!”
  
  王权富贵没再废话,收回血屠剑,消失在原地。
  
  这么简单就放我走了?许文才愣愣地看着那个少年消失的位置,有点反应过来。
  
  “你是谁啊你都没说?”许文才冲着寂静的山林喊了一声,掉了这么大面子,人也死了不少,他总要知道栽在谁身上啊。
  
  山林中许文才的声音回荡良久,没有任何回应,一阵寒风刮过,许文才看了满地的尸体,打了个寒颤。
  
  “一群废物!”
  
  许文才低骂一句,没有任何收敛手下尸体的打算,一个纵身,直接往雪国方向飞去。
  
  山洞中,王权富贵带着些许寒气坐回篝火旁,脸上阴晴不定。
  
  “徐盛失踪,计划有变,恐怕要另外筹划!”王权富贵给叶谦传音道。
  
  “你把那丞相之子放了,明日进入雪国意外更多!”叶谦虽然没去,但强大的精神力感应下,外面发生了什么,根本瞒不过他。
  
  “我是徐盛府上客卿,明日我带你们入城,先去徐盛府上打探下,若徐盛不是不在,正好借着小圆之事与丞相府闹开,把事情搞大,看能不能把徐盛引出来。
  
  此时不能杀死许文才,不然与丞相府结下死仇,雪国之内就寸步难行了,几个下人,在雪国人看来,与猪狗无异,不过一点小冲突而已。
  
  一旦我们带小圆入雪国,短时间内应该畅通无阻,丞相许千山巴不得我们自投罗网,入丞相府讨血奴契约与婚书。”
  
  王权富贵不以为意,说出了自己谋划。
  
  “可以!”叶谦没再多言,徐盛不在,多想无益,只能去雪国走一步算一步。
  
  第一缕阳光射入洞中的时候,叶谦没有熄灭燃烧了一夜的篝火,添了些柴火,用来烧煮热粥,然后摇醒小圆。
  
  “大哥哥早,小哥哥早!”小圆揉了揉惺忪的眼睛,爬出睡袋,跟两人打招呼。
  
  山野之间,没有那么多讲究,三人各自用洗漱,吃了点粥,然后越过雪国边界,赶往雪国唯一的城池雪城。
  
  越过最后的山顶,就能看到朝阳下,沐浴着金黄阳光的雪城。
  
  血色雾气如同雾海一般弥漫整个方圆数十里的盆地,四座瓮城耸立在四周撑起一座通天淡红色光罩,罩中艳红色涂装的城市建筑群更是叶谦为之震撼。
  
  “这就是血色大阵么?举三百万国人血液供养的阵法,果然壮观!”
  
  叶谦不自觉的喃声低语,他现在很庆幸多用三天时间帮王权富贵杀了权雨生,若让他自己前来雪国,光是混入其中藏匿找人都不知有多少麻烦等着他去克服。
  
  “好漂亮啊!小圆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雪城!”小圆牵着叶谦的手,在一旁惊叹。
  
  “都是血池魔宫出来的,你们王权世家怎么差徐达这么多?”
  
  叶谦古怪地看了一眼王权富贵,很是扎心地问了一句。
  
  “我们那是低调!”王权富贵嘴角抽了抽,强行辩解,心里却是各种我靠,血色大阵用凡人血液就能立起来,各种节省修行资源,冥海大阵不是啊,你当扩大阵法范围,开启阵法守护光罩不消耗资源的么。
  
  更何况,血色大阵主探查与恢复,在杀伤与困人方面差冥海大阵不要太多。
  
  有王权富贵带路,三人轻车熟路来到雪城的南西瓮城城门。
  
  瓮城高约二十余丈,十余丈高的大门紧闭,两侧三丈高的小门大开,门口卫兵列阵,左侧出右侧进,进口那边好几个商队排了两三百米,一点点挪入瓮城。
  
  王权富贵没有带两人排队,径直来到城门口,给城卫亮出一枚写有盛字的血红色令牌。
  
  “这个客卿令牌只能保你一人进入,其他两人若想入雪国,还请大人回少主府再要两块令牌出来!”
  
  年轻的城卫一股血色灵气灌入令牌,王权富贵的容貌顿时弹了出来,城卫瞅了瞅王权富贵,又瞄了一眼他身后的叶谦和小圆两人,不假颜色地说道。
  
  “瞎了你的眼,后面那位大人是我要给少主引荐的天骄,小的那个是我送与他的血奴,别告诉我临时出入令牌没有了,你们城卫军就算受大王直接管辖,这点小事要我回府办,在为难我,还是受了谁的指示,为难少主府?”
  
  王权富贵像是受到了侮辱,咬牙切齿地指着那城卫的鼻子问。
  
  “呵呵,随便来个少主府的狗都能带人进雪城的话,那还要我们干嘛?”旁边另一个年轻的城卫一脸不屑,更本没把那令牌当回事。
  
  “就是,别拿了鸡毛当令箭,拿个客卿令牌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外来猪多的是,有本事多备几个空闲的客卿令牌,装什么装……”又一个城卫阴阳怪气道。
  
  “我们少主心软收留你们,给了面令牌就好好报答,别蹬鼻子上脸什么垃圾都往我们雪城带,我们城卫兵最低修为都窥道境六重中期,窥道境六重初期?呵呵……”说话的城卫瞥了眼王权富贵,又瞥了眼叶谦,往地上吐了一口痰。
  
  “滚滚滚,一群不长眼的,有这精神头去查查那边商队有没有夹带私货……”
  
  一旁一个中年城卫一把夺过年轻同仁手里的血色令牌,笑骂着把几个年轻城卫赶走,笑眯眯地还给王权富贵道:
  
  “这群新来的,不太懂事,大人别和他一般见识,临时出入令牌自然还有,不知大人引荐的这位大人,投名状何在,小人给您登记下,好把奖励给大人送到少主府上!”
  
  中年城卫一脸笑意看起来好说话,但还是将王权富贵不软不硬的顶了回去,言下之意,有投名状就可以进,没有投名状的话,该干嘛干嘛去……
  
  Ps:圣诞要来了,平安夜有人送你苹果么?反正老步给大伙准备了红包,微信搜索“步千帆”,关注后,可参加圣诞活动哦,12.24日中午十二点整,语音红包等你来拿!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

看网友对第6254章 你新来的吧的精彩评论